真男人从不回头看爆头。
 
    “卧槽,这特么是VSS打出来的效果?”
 
    “这和瞬秒有什么区别?”
 
    所有人全都看呆了,水友自己用VSS的时候,经常就是敌人走位其实很稀烂,但就是VSS这枪的弹速太慢,朝前一分过快,朝后一分过慢,打中爆出一团血,其实伤害只有十几二十点,要是对方穿三级甲打个五枪都不一定能弄死人。
 
    但是在楚生这边,几乎成了秒人的利器。
 
    “欸,我怕用的是滋水枪,大舅哥用的是消防队的高压水枪……”
 
 第146章:救救孩子吧!【求订阅】
 
    只剩下四个敌人,楚生只要再杀两人就可以完成十杀。
 
    这时候追风已经慌得不行,剧本不是这么写的啊!
 
    这把VSS怎么能打出秒杀的效果来?
 
    这滋水枪他也用过的啊,伤害低的一匹,而且子弹速度慢、下坠严重,除了刚开始落地没枪的时候可以用一下阴个人,但凡找到其他任何步枪都是要舍弃的存在。
 
    为什么在楚生手中这枪就强无敌,甚至看似鸡肋的倍镜和消音,都成了决赛圈无比强悍的优势?
 
    他追风不服!
 
    为什么都是98买的游戏,楚生一场游戏想杀几个就杀几个,他杀一个人都要费尽心思斗智斗勇。
 
    楚生这边连杀两人,剩下的四人探头探脑都没发现他的位置。
 
    这就是VSS这把枪的强势之处,自带消音,枪声隐蔽性极好,正常情况下可以通过子弹落点确定大致方向,可是因为弹速奇慢无比,楚生在打出子弹后就已经收枪藏了起来,而等子弹落到人身上的时候,敌人再去寻找楚生的踪迹,自然是找不到。
 
    这一手闪回身法配合VSS简直无解。
 
    要是换做任何一把弹速正常的枪,都玩不出这种花样。
 
    直播间的水友全都看呆了,就连正在小阁楼里‘挂机’的呆槑也忍不住切出游戏,在楚生的直播间里看他的高亮操作。
 
    山林里还有一队楚生是知道的,但是剩下两个人的踪迹,楚生扫了一圈也没有发现,这就很难受了。
 
    后面几个圈的停留时间都很短暂,很快毒圈再次开始收缩。
 
    山林里这一队直接烟雾弹铺路,想要靠着烟雾直接冲进安全区。
 
    但是楚生已经在掩体这边守候多时了,楚生唯一揪心的就是剩下两个伏地魔,这两个一直不出现的人成了最不稳定的因素,不过楚生VSS加乌兹,就算对方想要阴他,那也得干的过他才行。
 
    山脚下的两个人借着烟雾朝着房区冲了过来。
 
    这时候冲房子是最不明智的选择,基本就是围绕着房子外面打,用身上的手榴弹探路的节奏。
 
    两人刚冲出烟雾,楚生早已在一旁等候,VSS如连珠弹一般锁定对方的脑壳,一梭子子弹直接将两人全部击毙。
 
    击杀人数不出意外的来到了十个,楚生嘴角翘起一抹笑意,只要解决掉最后的两个伏地魔,那就可以顺利吃鸡。
 
    看到楚生也完成了击杀,一群土豪面如死灰。
 
    不知道剩下两个人是什么情况,但两个人面对楚生显然连塞牙缝的资格都没有。
 
    正当楚生啧啧称奇,这毒圈都已经收缩完毕,两个家伙还没有出现的时候,忽然右上角跳出两个安全区阵亡的信息,画面一滞直接跳出了一行大字——大吉大利,今晚吃鸡!
 
    这就吃鸡了?
 
    楚生也万万没想到最后的两个家伙居然一直在毒圈外扛毒打药包。
 
    龟龟这也太秀了吧!
 
    同时楚生也倒吸一口凉气,要是刚才不补被击倒的那个人,他就完成不了十杀了。
 
    看到这种结局,追风也直接怔住了,尼玛刚好十杀!
 
    一个不多一个不少,毒圈外的两条孤狼一直在打药,看着山脚下两人冲进去就被灭队,根本就没有再进安全区的想法,当然也没有机会再进去。
 
    有惊无险,楚生十杀、带妹吃鸡、呆槑四杀,三项竞猜全部完成,这一波直接洗了上千万鱼丸,几位土豪一个个脸色惨白大出血的样子还真的是迷人。
 
    “来,赢了竞猜的人跟我一起感谢一下几位土豪,多谢土豪团的大力支持。”楚生又一连串骚操作,无异于给追风几个人伤口上撒盐,让几人咬牙切齿这家伙实在是太贱了!
 
    弹幕上一连串多谢土豪支持,把几人气得不轻。
 
    这一波让楚生洗光了鱼丸,还丢了人,实在是恐怖。
 
    “哇,这个直播间太恐怖了,就好像屠宰场一样一下子宰了好几位皇帝。”
 
    “完全不留活路啊,不过这波打地主是真的爽,打土豪分鱼丸,赚的盆满钵满。”
 
    “多谢几位土豪慷慨撒币!”
 
    “这几位皇帝简直就是撒币财神啊,大舅哥的直播间一把竞猜坑杀了四位皇帝,牛逼牛逼。”
 
    追风看到‘撒币财神’的称呼,整个人都快昏了过去,这尼玛以后还怎么混啊!这个梗是过不去了吧!
 
    成功吃鸡,楚生直接把竞猜结算,买楚生赢得几乎都赚的盆满钵满,这尼玛不是理财,完全是大乐透啊!
 
    “这个房间的竞猜真尼玛刺激,订阅了不走了。”
 
    “请问还有头铁的皇帝坐庄吗?我手里的鱼丸已经饥渴难耐了!”
 
    又是稳到不行的一鸡,呆槑直接在阁楼里看着直播就吃鸡,此刻也忍不住学着楚生装了一逼。
 
 
    “哥~”
 
    苏小沐的声音从隔壁房间传来,毕竟是唱歌的姑娘,中气十足。
 
    呆槑也透过麦克风听到了细微的声音,心想小哥哥居然还有个妹妹,只是这妹妹声音怎么这么耳熟呢?
 
    然后直播间的弹幕就变成了‘大舅哥节哀顺变’之类的话。
 
    楚生听到苏小沐这一声撒娇,就知道肯定没什么好事,强忍着头皮发麻楚生道:“苏小沐你大晚上的小点声,小心邻居又上楼敲门。”
 
    随后楚生就听到一阵拖鞋蹭蹭蹭的就跑了过来。
 
    苏小沐在门口酝酿好了感情,推开门就是双眼亮晶晶,泫然欲泣的样子,就连鼻头也因为刚才在门口用力捏了一下看起来红红的,楚楚可怜。
 
    “哥~救救我吧!”
 
    当苏小沐冲进屋子里,摄像头也将这一幕完全收录下来,在楚生直播间里的呆槑瞬间就看呆了。
 
    “这、这不是斗鱼三大女主播之一的小鸽子吗,她怎么在这里?”